当前位置:HOME > 咨询内容 > 情绪障碍
  你会为我修座泰姬陵吗?  
发布时间 2010-09-17

           你会为我修座泰姬陵吗?

                         来自作者“安馨”

映在朝霞里的白色天宫---泰姬陵,静穆安然的迎接着前来瞻仰膜拜的男男女女。陵中那位美丽的皇妃泰姬玛哈,生前尽享沙迦罕帝王的爱慕,逝后独领沙迦罕帝王的思慕,令天下多少女人慨叹:一个丈夫怎会对妻子有如此不灭的爱情?


这段极致完美的爱情故事久驻于每一个浪漫纯情的女人梦中,带着理想憧憬走进祈愿天长地久的婚姻中。

 

婚姻中,柴米油盐将温润的手指磨砺得粗糙,你爱萝卜他爱白菜的分歧令人不胜厌倦,多少天如一日的紫色衣服炸酱面使人窒息,家中的吃喝玩乐、社交安排、婚丧喜庆打理得让人无暇闲情。
兴致勃勃满怀甜蜜的走进婚姻中的人们发现,一方需要情意绵绵时,另一方可能正为升迁忧心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方认为非将本中的碗碟洗净不可时,另一方正又气又急暗骂恶婆娘;一方站在朱丽叶的露台上深情款款找寻她的罗密欧,另一方正忙着在城中买鞋子,认定这里有爬露台的传统,皮鞋一定做得结实。

纯情玉女派的妻子长年与丈夫这样对白。
丈夫说:做男人真苦,在外面备受压力,回家稍有差池,你就认为我不够体贴,你什么时候要喝水,什么时候要牙签,都要我不言而悟。
妻子说,如果你这么小的事情都要我提出要求,你还算关心我吗?你爱我,就应该知道......

一对分布开合不拢的冤家在本来如此和悔不当初中打转。
妻子说,你每天一下班就上网和人聊天,家务事不管女儿不闻不问。
丈夫说,我每天要回复两百封电子邮件,当然要时间。
妻子说:每周与女同事上酒吧,人家是有夫之妇,这不是问题?
丈夫说:我与女同事上酒吧,谈的是公事。
妻子说:我不能够接受!
丈夫说:你嫁给我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个性,怎么现在才要求我改变?
妻子说:我只我当初嫁错了,才会弄到这样不堪。


无过的好男人,妻子却提出分手,男人一头雾水:我是个好丈夫,好父亲。自问没有做过任何不对不起妻子的事,她为什么要离开我,她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她是不是疯了,还是因为更年期?可她说,不管我的事,是她自己的困扰......这究竟是怎么了?

无法接受婚姻失败的不幸女人,又不能突破人际关系的囚牢,得不到丈夫关爱的心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想要控制身边的一切。一天扫多少次地,洗多少次杯碗,吃东西一定要用盘子盛着,茶杯一定要放在杯垫上,家中要丝毫不乱,地上不能有半点灰尘。她的男人在这无形的束缚中,从常常借口外出升级为离家逃遁。为了维持三角鼎立,儿女无法抽身,宁愿变成严重的精神疾病患者,永远效忠父母。
......


家庭的万花筒,折射出毫无头绪的婚姻乱麻。



现代都市的建设重视空气质量,检测空气污染指数以治理空气污染优化空气质量。婚姻也如家庭空间里的空气,同样需要经常检测和治理,否则长期不知觉地生活在空气污染超标的空间里,就会有人生病,就会有人要逃离......

进入婚姻中的两个人无论是在沉默、争吵、冷漠、对峙、期待,都是在互动中。不仅仅是意识层面,还有潜意识层面。两人在婚姻这张网中互相诱导、互相扩展、互相侵入,挣扎着将自己不可接受的特质,借助对方加以表达。内在的关系模式外化到婚姻中,内在的冲突外化到两人的冲突中。家庭的空间里,乌烟瘴气。
她以她心目中的她去评价检视指导改变期待他,演绎一幕幕控制依赖追随回避的连续剧,执迷不悟地坚持将他变成她梦中的他,注定是要碰个头破血流的。

或许,有一天,她猛然醒悟。
原来,“你爱我,就应该为我如此这般”是个谬误,你不会长期只将关注集中在我身上,你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也无法每次都能够觉知到我;
原来,不是“你全心全意地爱我,满足我的任何要求”,你并不纯情,也有自己的空间,你也有自己的需求,需要我去满足;
原来,并非“你为达成我的愿望,愿意赴汤蹈火”我并不是你的主宰,你拥有成为自己的绝对主宰权。
婚姻啊,又像两人三足的前行,互相磨合协调好了,才能够顺利向前;随着行进中遇到的新环境产生的新问题,步伐就有可能会紊乱,一不留神就会一个趔趄甚至摔个人仰马翻。但愿每次摔跤增添的是一份包容、平和和协调的技巧。




夕阳中,走来一对有情人。
女人问“你会为我修座泰姬陵吗?
男人说:用纸折个给你吧。
两人相视莞尔,相依走进融融的晚霞中。

 

----- 

 

丛中讨论如下。

 

爱情中的男人,大概有两个事情要去做:
1、战胜其他男人,把自己喜爱的女人夺到手;
2、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当作“宠物”一样的来圈养。

男人经常是以战斗和霸占为主,一旦真正得到了,战斗力和兴趣骤然下降,得到女人之后,放弃这个女人,再开始重新寻找和霸占下一个女人。

恋爱中的女人,大概只有一个事情要做:
1、被男人霸占,被男人圈养。在女人心中,所有的自我价值都在“被霸占和被圈养”中实现。除此之外,似乎女人就不再有别的独立存在的价值。似乎是,女人永远都只归属于男人,女人永远都无法成为独立自主的个体。


女人用自己的归属感,回应和满足了男人的霸占欲。在这个方面,男人与女人是相互配合的,是“同谋”。

而男人在圈养女人方面,男人缺少“共情能力”,经常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要求女人/“满足”女人,把女人当宠物,却不把女人当人。

其实,无论男人还是女人,爱,就意味着放下心理防御,使心灵相互走近,相互融合。在融合中去体会到放松和亲近感。在放弃心理防御的时候,让心灵中最原始的激情迸发出来。

放弃防御,走向融合,面对自己心灵最深处的脆弱及原始本能,需要有安全感,更需要有勇气。

男人往往有勇气去竞争和霸占女人,往往缺少勇气让自己放弃防御。
女人有勇气去放弃防御,却往往缺少勇气让自己独立自主,安排自己的爱情,安排自己的整个生活和生命,让自己在爱情之外拥有更多生活乐趣、生存竞争力、生命活力。

 

走向心灵融合,似乎是人的愿望。一旦爱了,融合了,浪漫了,幸福了。紧跟而来的是面对分离的痛苦和恐惧。因为在融合的时候,特别是身体的融合,就只那么一瞬,然后就是两个身体自然也就分开了。这时,人们发自内心有一种愿望:要保持更长时间的融合,永远都不要分开!

没有欲望,就没有恐惧。当人们特别想保持住这种融合的状态时,就开始恐惧和担心,担心一旦对方离去,自己会怎么活?!这种焦虑,可以是对现实身体分开的恐惧,也可以是对未对方变心的担心。然后人就会采取“控制客体”的办法,紧紧抓住爱的客体不松手。爱恨情仇伴随着控制,缠绵不休。

爱别人之前,最好是自己已经就足够独立自主了,自己本来活得就已经是足够幸福的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去爱了别人,就会更加幸福,简直是“锦上添花”!如果爱上别人之前,自己本来就不够幸福,甚至是特别痛苦,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是难以真正地去爱上别人,与别人融合,再就是,即使真的爱上别人了,这样的爱之幸福,也难以填平原本一个人时的痛苦深渊。

相爱的两个人,无论爱的多么深,多么融合,都不能失去各自的独立自主性。因为,融合,只能是短暂的,而分离则会是作为人生主基调永远伴随着自己的。

要想去体会恋爱的幸福,无论恋爱前还是恋爱过程中,都首先要让自己始终保持住独立自主,首先让自己能够在没有爱情的情况下,能够在爱人不在眼前陪伴的时候,在没有与爱人融合的时候,能够使自己活得快乐与幸福。

 

 

我的比喻:爱如桥梁,相爱的两个人如同桥墩。

当两个人相互保持独立的时候,爱之桥梁才得以横架之上;这时,即使桥梁塌下来了,两个桥墩仍然可以各自独立存在,自我支撑。如果其中的一个桥墩首先倒塌了,这桥梁肯定也会随之垮塌下来。

 

有一对夫妻5、6年了,每天蜜里调油,周围的爱人们都各有怨言,惟独他们从里往外的幸福着,爱着,工作也一直上升。他们说谁离开谁都活不了,这是不是算桥梁结实桥墩不独立?

 

我们给出的名词是:病态共生,但他们真的幸福啊!

 

因此,对于爱情,还有一个比喻:男人像一棵树,女人如攀沿而上的藤,相互交织,缠绕在一起,树有多高,藤就有多高。

这个比喻给出的爱情模式:夫唱妇随,一个为主,一个为辅。一个主动,一个被动。一个施虐,另一个受虐。



 

 

男人和女人,一出生的时候,就有两条腿。出生后,假如规定“男左女右”,男人只能用左腿走路,女人只能用右腿走路。整个社会传统地认为,用左腿走路的才是男人,而只有用右腿走路的才是女人。久而久之,男人习惯了用左腿走路,女人就习惯了用右腿走路。男人忘记了自己还有右腿可以使用,女人忘记了自己还有左腿可以使用。

在社会文化中,男人与女人都是性别角色。男人和女人在人性的最基础方面,或者叫做一出生的时候,就具有“双性气质”的特点,无论男人或是女人,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有主动和被动这个维度,都有独立和依赖这个维度,都有坚强和柔弱这个维度。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社会文化的约束和要求,男人强化了自己的主动、独立、坚强,女人强化了自己的被动、依赖、温柔。男人忘记了自己内心本来还有被动、依赖、温柔的一面,而女人也忘记了自己内心本来还有主动、独立、坚强的一面。

而在恋爱中,男人或者女人,经常是拿自己人性中的某一个方面与异性去对接,自己守住维度的一端,而让异性去兑现维度的另一端。这样就可以在两个人之间构成互补与和谐。在这种互补而和谐的“二人关系”中,每个人都是残缺不全的,因为他们只发挥了人性中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是被压抑了,或者只能通过对方的存在得以表达。

这就如同两个人本来是有四条腿的,但是,每个人只使用其中的一条腿,废掉另外一条腿。自己的一条腿无法稳定站立的时候,就去借用爱人的那一条腿。这样一来,两个人各出一条腿,形成了“两个人有两条腿”的类似于一个人的“二人联合体”,这样的联合体,很像是两个残疾人所形成的联合会,应该叫做“残联”吧。

每个人,在恋爱前后,是否能够把自己人性中的每个方面,把同一维度中的两个相反的极端在自己身上全都能表现出来呢?既然出生的时候,我们本来就有两条腿,为什么不全面使用这两条腿而非得要按照社会传统文化的要求而去废掉自己的一条腿呢?既然我们的人性最核心处,本来就存在着多个维度,每个维度又存在着相反的两端,为什么我们不全把这所有维度的作用都发挥出来呢?为什么不把相反的两个极端,比如坚强与温柔,在自己的内心去整合起来呢?一旦我们自己首先做了这样的整合,我们自己就能独立地生活,站立得更加平稳,内心比较有安全感,适应环境变迁的能力也会是比较强的。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相遇了,每个人都是拥有两条腿的身体健全的人,就会形成拥有四条腿的二人健康联合。这时,每个人都是心理上全面发展、高度整合的健全的人,这样的两个人相爱,就会更加丰富,相爱中的两个人,能够在“二人”的恋爱关系中,充分发挥自己的独立性、自主性,全面展现各自的人性全貌,这样的爱就会是更加健全的,而不是一种“残联体”。

 

 

男女之事,是最难以文字或理论、哲学说清楚的事情。谁要坚持这么做,谁就是诚心让自己冒傻。

唉,人嘛,难得让自己傻一把。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
咨询内容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绵阳极地阳光心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极地阳光  备案序号:蜀ICP备07000261号
地址:剑南路西段18号富锦苑A幢201室(电业局旁边)   公司电话:0816-2226949   青少年儿童心理健康
电子邮箱:399511137@qq.com (邓老师)    357639917@qq.com (姜老师)  QQ:399511137   QQ:357639917   技术支持:兴信网络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