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案例精选
  家庭治疗案例《烈火金刚的孩子心底的眼泪》  
发布时间 2010-08-31
      结构式家庭治疗案例:
          《烈火金刚的孩子心底的眼泪》
                    
                               李维榕   

编者按:李维榕为美国Minuchin家庭治疗中心主任,香港大学社会工作与行政系及心理系教授


     金刚二十岁,长得身材高大,孔武有力。

  我们称他为金刚,因为他像电影中那盘踞在帝国大厦楼顶的KingKong,生气时把父母像玩具人一样,打得手折足断,令人无法阻挡。

  他们说他有精神分裂症。
  鉴于他有暴力倾向,我们诊所内很多人都主张不要接纳这宗个案。金刚与家人抵达时,主诊的治疗师也紧张起来,提议我们多找几位大力男士守候,以防金刚发作打人。

  在人人提防的气氛下,金刚大摇大摆地进门,他神色从容,一副身经百战的模样,如果他身上配刀,简直是个东洋武士。

  有趣的是,他家中真的有把东洋刀,随时等到他运用,金刚如虎添翼,看起来自信十足。

  他母亲说:金刚没有完成中学学业,天天在家睡觉,醒来时就无理取闹,弄得全家鸡犬不宁。比他大一岁的姐姐,是他争吵的对象,因此父亲千方百计,把大女儿送出国留学,躲开箭头。

  恰巧女儿回港度假,这次也跟着家人一起前来,接受治疗。

  姐姐一脸丧气,对弟弟不看一眼。

  金刚却毫不放松,明刀明枪,矛头指着姐姐,步步进逼。

  他说:“那些不知羞耻的人,以为自己是大学生就不可一世,简直掉格……"

  姐姐满面愤怒不能发作,渐渐变成一股不屑之情。金刚看在眼里,更加变本加厉。母亲忙加阻止,但母亲的介入,令情况变得更坏。

  兄弟姐妹争吵,本是正常行为

  同胞相争,一般都与父母有关。万纽秦(国际著名的家庭治疗大师)常说:兄弟姐妹争吵,本是正常行为,哪有从未吵过架的同胞!打完架就和好,和好后又打架,是兄弟姐妹成长的过程,一旦父母插手,就演变成一种牵涉到父母关系的竞争,牵涉到谁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更重要的竞争,就会产生一种“世界是不公平”的控诉。

  因此,金刚对姐姐的攻击,其实是对父母的抗议,只是不知道他抗议的对象,究竟是父还是母?

  这疑问很快就揭晓。金刚每次发言,母亲都显得毫不在意,还不时向治疗师打眼色,示意儿子有毛病,唯恐我们对他的话语重视。

  金刚开始发作,一连串地诉说母亲对他的伤害,由三岁说起,买了什么玩具,说过什么话,选错了什么学校,一宗宗旧事记得清清楚楚,一笔笔算不完的旧账。

  母亲一一否认,说是儿子记错了。坐在一旁的父亲光着急,没有插嘴的余地。

  女儿看不过眼,开始向弟弟反攻,说他对母亲过分。

  她说:“你打我骂我,我可以接受,打骂母亲,我就不能容忍!”

  金刚冷言相向:“有些无耻的人,以为自己很伟大,在人前扮演好人。她们骨子里不知有多丑恶……我真想一拳把她打扁。”

  治疗师听得糊涂,不知道他在骂姐姐还是骂母亲,只好问他:“你怎样学会用拳头对人?”

  他答:“这世界,只有恶人才能生存,不用暴力,别人就会把你当蚂蚁一样踏扁,我当然要用拳头对人……”

  这是一头受伤的猩猩,武力是他唯一的反抗。他满身淌血,只会不断发出吼声。

  父母家人尽力制止金刚的呐喊,却不知道他伤在哪里,只会说他有神经病;也就是说,这完全是金刚自己的个人问题,与人无关。

  在老师前踩我一脚,令我不得翻身

  真的与人无关吗?请细心观察与聆听。

  金刚:“是谁把我送进那间该死的工业学校,而且还在老师前踩我一脚,令我不得翻身……”

  母亲:“我知道你一直怪我不该,但我并不是故意的,最多我向你道歉就是。”

  金刚:“有些人以为一声道歉,往事就可以一笔勾销,哪有这样容易的事。这些人像蛇一样,反反复复,千万不能相信……”

  父亲设法打圆场:“那所工业学校的确不理想,我们实在安排得不好,但那是过去的事了,提它干嘛?”

  金刚:“我这一辈子都完了,哪有将来?"

  母亲:“你要惩罚我多久?我要怎样你才肯罢休?"

  姐姐:“我知道你心有不甘,怨恨爸妈供我出国读大学。如果你读得成书,我马上停学让你去读。”

  金刚立即跳起来:“有些人简直是奸诈无耻,假作牺牲充好人,笑里藏刀,自欺欺人,蛇蝎心肠,全部是人渣。”

  金刚一连串地骂下去,完全不用呼吸。

  说着过去的故事,流露现在的情

  这种形式的家庭对话,重复又重复,说的是过去的事,流露的却是现在的情。尤其金刚与母亲对话,彼此充满恨意,却偏偏又是转弯抹角,一点也不直接。

  治疗师对金刚说:“你说了很多事,但我只听到一个信息,你是否责怪母亲偏心?”

  金刚的伤口被点中,第一次直接地与治疗师对望。母亲却极为不安,忙为自己申辩:“做母亲的当然是看哪个孩子乖,就多疼爱一点,你是我生下来的一块肉,我哪有薄待你之意?这些年来你实在令我太失望,我不放弃又有什么办法……”

  金刚又跳起来:“你听你听,她一会儿说关心我,现在又说要放弃,是不是前言不对后语,像蛇一样不能令人相信!”

  我看着这对母子的关系,实在复杂无比,但是他们的对话及身体语言,说来说去,其实都只是一个故事——一个不被母亲接受的儿子的故事。

  母亲不知道,她说话的字里行间以及眉目之情,对儿子流露着多大的拒绝。

  母亲也不知道,儿子把母亲这些好像不明显的信息全部接收起来,一块亲生肉变成了一个不受欢迎的瘤。金刚无法处理这些属于此时此地的痛楚,只有老是坚持一些旧事,不肯放手。

  父亲好像了解儿子的悲哀,但是他在家庭中的地位微弱,无法援手。姐姐处于“母亲爱女”的位置,更加不能容纳金刚。

  母亲说:“一切问题,皆因儿子过于自我,不肯为家人着想。”

  其实,这一点母亲看错了!

  如果金刚能够自我起来,他就有办法把自己从如此交错紧束的母子情节中解脱出来。

  母亲一举一动都令孩子难忘。

  金刚不是个自我意识强的儿子,我也看不出他精神分裂之处,相反地,他是个集中看守母亲的儿子!母亲的一举一动,一声一息,他都像录入电脑似地打入心中,历久不忘。

  二十岁的生命,没有一句话一宗事不是与母亲有关。他虽然身材高大,其实是个仍在哺乳期的婴儿,因为得不到母亲的乳液而踢脚舞手,狂声大哭。

  原来金刚是祖母带大的孩子,始终不能获得母亲与子女之间的binding(情感维系),祖母三年前去世,金刚说:“从此人间再没有温暖。”

  受伤的大男孩子,于是就变成只会打人的金刚。

  治疗师十分温和地,一点点找出他的伤处,鼓励母亲为他疗伤,父亲也十分紧张地在旁参与。姐弟虽然没有和解,金刚却出乎意料地平静下来。

  愤怒发狂的野兽,变成因被抛弃而哀伤的小动物,终于流下了眼泪!

 

                         极地阳光心理咨询转自网络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
站内搜索
 
温馨提示
 
   
   
 
绵阳极地阳光心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极地阳光  备案序号:蜀ICP备07000261号
地址:剑南路西段18号富锦苑A幢201室(电业局旁边)   公司电话:0816-2226949   青少年儿童心理健康
电子邮箱:399511137@qq.com (邓老师)    357639917@qq.com (姜老师)  QQ:399511137   QQ:357639917   技术支持:兴信网络
网站管理